首页 协会简介 社会动态 综合新闻 组织机构 海派藏家 鉴定专家 收藏论坛
宁夏收藏协会 | 海南省收藏家协
河北省民间收藏 | 湖北省收藏家协
中国收藏家协会 | 吉林省收藏家协
江西省收藏学研 | 江苏省收藏家协
甘肃省收藏协会 | 宁夏收藏家协会
美丽的收藏---宣家鑫
朱金晨

 

在上海收藏家中,收藏书画艺术珍品的不少,然而能像宣家鑫那样鉴赏书画有独到、过人的眼光的行家却是凤毛麟角;同样,在上海书法界里,颇有名头的书法家也很多,只是能像宣家鑫那样能创造出自己风格的艺术家很难寻觅到。

 

未曾与他相识之前,早已耳闻有关他的不少鲜灵出彩的传奇与轶事。传说他还在七、八岁孩提时,居然以自己笔墨中的大气打动了张大千的高足厉国香,这位关上山门多年的著名书法家破例收下了一个乳毛未干的稚童作为弟子,这才造就了日后在20多岁时便成为中国书法家协会最年轻的会员,并创造发明了新的字体,荣获日本生泽国际字体大赛最高奖项。也有传说他近些年来在国内几次较有影响的拍卖会上干出了几桩轰轰烈烈的大的“买卖”,有些已成了中国书画拍卖的经典之作。那是产生于1995年北京的一场拍卖会上。当时有一幅标明为吴昌硕的紫藤画轴,被北方的鉴定家们众口一词定为“老假”(有一定年份于艺术价值的假画),拍卖行也专门聘请了权威鉴定机构核准,得出得结论也是一个字“假”。面对这幅已被判为“死刑”的丹青,宣家鑫这位来自上海的“小年轻”,在仔细研究了画的画风、用笔、墨色、结构、落款、图章、装裱等细节后,却发出了与众不同的声音:这是一幅地地道道的真迹。所以,当该画以2000元起拍,最终被他举牌28000一锤定音时,与会的人都认为中标者不是疯子便是傻子,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还有一位识货者后来竟然以高出拍卖价一倍多的价钱,而且好说歹说,千求万求,好不容易才从宣家鑫手中购去此画。……一个远方而来不入北京拍卖界那些老法师眼皮的上海滩来的后生,就此扬名京城的大街小巷,连北京的卫视也闻讯赶来做了新闻报道。1996年在沪某拍卖行中,标价为3000元的黄道周的小楷书法手卷,蔡玉卿题跋,拍卖行认为是老假。

 

宣家鑫鉴定是真迹,进行了黄道周书法的取法和演变的解说,边上倾听者马上传了出去,北京翰海,中贸圣佳的老总亲自到上海来参与竞买,而后宣家鑫经过数十次的加价,以175000竞得该作品,当时场上一片欢呼声,场下一片探奇和询问声。当时上海一期货老板愿加价10万收购,宣家鑫不为金钱所动。然而在朋友的要求下,宣家鑫忍痛割爱,原价转让给该朋友。他说:“好的艺术瑰宝,让热爱的人收藏。”从中看出宣家鑫看淡金钱,重于友情的潇洒人生态度。2004年秋天的一个星期日,某拍卖行拍卖一批日本的回流的书画,从100元起拍,其中大多数为赝品,而宣家鑫从中发现了一明朝文嘉《策杖祝寿图》为真迹精品,硬是从各位收藏家和企业家手里以高价竞得此宝。从中可见宣家鑫不但有着犀利准确独特的眼光,更是有着大将的风度和胆魄。

 

当然,真正让我对他留下深刻印象的,不仅仅是这些传说与故事。一个偶然的机缘,在一个偶然的场合下,有幸在朋友的介绍下,我结识了这位年轻的“武林高手”。真是百闻不如一见,他的为人洒脱、豁达,他的谈吐智慧渊博,让我一时大有“英雄相见太迟”的嗟叹。尤其是他关于人生,关于艺术,关于社会,甚至关于爱情的一番独特见解,更让我感到宣家鑫能在字画收藏界以及其它艺术领地脱颖而出,声名鹊起决不是偶然的。收藏字画,诚如他所说的那般不只是收藏个人的情趣、嗜好,而是在收藏一门高深博大的学问。我也终于明白宣家鑫在鉴赏字画方面的独特眼光,在书法艺术方面的开拓精神,均与他多年的艺术修养的积累,艺术品位的提升是分不开的。作为一个书法家,他对中国书画的研究也颇有造诣,在谈到当代山水画时,他就如数家珍地给我娓娓道来;中国画与佛教、戏曲一样,历来就有南宗、北宗之分,山水画也亦然。在当代不就有“北李南陆”之美谈吗?北有李可染,南有陆俨少。北派山水画家讲究浓重的色彩,线条的厚重;南派却设色淡雅,用笔细腻,重韵味……。

 

与宣家鑫晤面,交往,许多朋友与我一样,皆有着如同欣赏名画一样的“赏心悦目”的感觉。有一次,一个收藏家请他鉴定字画,我相伴在旁,只见他鉴定书画,有的没有打开,对方报出名号。他就说别看了,假的。收藏家惊讶一笑。我忙询问,你没有打开怎么知道假的?他说这是原装做旧,真的没有必要做旧。有的打开半尺,随手卷上,就真假已定,我请教说,你看了一点怎么就知道真假?他答曰:真的书画,第一气韵生动,第二用笔合法,第三章法合理,总结以上几点,每个艺术家都有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和技巧,形能模仿,但神韵却永远不可能做到。难怪海上鉴定界对他有“半尺”之誉。他说道:“现在社会上相信了很多假的画,否定了许多真的画。鉴和赏是两码事,鉴是理性客观的,赏是感性随意的。画得好不一定真,写得差也不一定假。文博专家相信了很多假东西,画家也否定了许多真东西。书画家一辈子的创作,每个阶段都是有差异的,鉴定应从流派、渊源、取法分段而研之,做一个负责对得起历史和先贤的当代鉴定家。”他不仅能论及当代书画家的艺术特点,即使历史上的名家,也能由表及里,道出自己深邃的见解和体验。他的评古论今,总是十分精彩和准确到位,甚至对那些在艺术上有成绩的皇帝,如南唐后主的词、北宋徽宗的字、大明宣宗的画,也能开拓出别人从未涉及过的艺术审美空间。他能说还能写,我读过他的不少美术论文,思辩清晰,文采斐然,有的足可以作为一篇美文来读。报纸上也发表过一些,更多的是锁在写字台的抽斗里,他谦逊地说那只是他在学习艺术后悟出来的道道“是上不得台面得。”一般人当然不会知道,宣家鑫个人兴趣与才艺还多着呢,从不局限在一个方面。在以后多次得交往中,不敢说他是本大百科全书,可上至天文,下至地理,我发现他似乎是无所不晓,无所不知。谈起外国文学,他会说起莫伯桑、巴尔扎克、杰克伦敦,言及中国戏剧,他会说起关汉卿、老舍、曹禺。他会悠然自得地哼起现代流行歌曲,也会一板一眼唱起古老的昆曲。真让人难以想象,他有那么多学问,有那么多才艺,其实又不难想象,如今事业有成的他,依旧保持多年读书求知的习惯,哪怕工作再忙,一天下来还是要挤出时间,挑灯夜读。可想而知,宣家鑫能成为一个书法家、鉴赏家、收藏家与他多年来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是密不可分的。

 

在我们的多次交谈中,谈得最多的除了他的书法便是他的收藏。我为此曾写过一篇文章,称他的收藏为美丽的收藏,缘由是他与别人不一般,不为单纯地追求收藏品的保值、增值,而是想从前人与名人的字画中观摩、领略到艺术的真谛。有一年的秋日,当他听说某地正在拍卖一幅名家的书画珍品时,便匆匆驾车前去,不料路上出了车祸,差一点为此失去了生命,也正是这种对书画艺术如痴如醉地追求,从而使他在博大的艺术世界中开了眼界,长了视野,成为其中的翅楚。在书画界、收藏界,很少有人能像他对古今中国书画名家研究得那么专业和透彻,对书画家用笔、特征、构图、章法、用印习惯那么熟悉,甚至能说出某个画家作画用的宣纸的生产年代,还有某个画家铃印所用的印泥来自何处。2003年春季在北京拍卖市场中被北京故宫博物院高价购买的晋索靖《章草书出师颂》,宣家鑫经过现场的细致分析和鉴定认为是赝品。此作品是唐朝书法家廓填本,字形两边光滑刻板,用笔滞缓而无神韵,笔力无弹性和张力。此卷引首为宋高宗的篆书“晋墨”两字,写在明代的龙纹呀花笺上,一个生活在12世纪的皇帝怎么可能再活转回来,把字写在16世纪的笺纸上呢?此两字用笔尖薄,转折僵硬呆板,墨字篆法竖划出格,笔划直落直出,无藏头收尾之圆润厚重之感,显得恶俗之极。宣家鑫不畏专家,人云亦云,以他独立的品质和精辟的分析见解,令学术界和收藏界震动和佩服。他的收藏,用他的话来说,仅是从事书法创作的一个“副产品”,开始时就并不刻意去收藏,现在、将来也不会去为了收藏而收藏,自己一门心思永远放在书法上。所以在我们的相逢中,谈的最多的依旧是书法,尽管他的字画藏品有不少是罕有的珍品,尽管他的收藏的故事很多很多,据我所知,足可写本长卷精彩的《探险》小说。有时即使聊起他的藏品,也从没见过他神采飞扬,脸色总是那么平静,语气总是那么淡泊。他的斋名“无为”二字,正是他过往一路走来的人生的写照。

 

无论何时何地,遇到任何事情,我想他自会这样荣辱不惊的,随缘而遇,随缘而安,做人要有这样的心境,搞收藏、搞艺术又何尝不需要这样的心境!难怪他在书法界、收藏界会取得成功,难怪连鉴定界泰斗、画坛大师谢稚柳、画界奇才唐云、收藏富有的钱君匋、潇洒人生的徐子鹤以及程十发、刘旦宅、陈佩秋这些海上画坛的大家们,都乐意与他相交,有的也成了他的忘年交。

 

是真名士,自风流也。

 

收藏是什么?这问题既简单又不简单,不信你去问问那些乐于此道的收藏者,他们能象宣家鑫这般看得明白?说得明白?做得也明白?

 

这世上有得人没多少收藏却活得很累,但像宣家鑫拥有丰富的藏品,却活得那么潇洒。一切都是过眼云烟,一切都是东去流水,有如此心态得他,也难怪会将自己千觅万觅拍来的珍品,转手让给别的藏家,他总是给我说:艺术应该共享。

 

在宣家鑫的无为斋中,挂着一张条幅:人生有三道菜,第一道菜苦如生活;第二道菜甜如爱情,第三道菜淡如清风。品菜时,我常细细品之,不品菜时,我也会静静品之。是呵,品菜如此,收藏又何尝不是如此?只是收藏比品菜更难,这世上又有几人能向宣家鑫那样面对艺术价值不菲的藏品,能做到淡如清风呢?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上一页
本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 后台管理
上海市收藏协会  赞助支持单位:上海静安书画院
备案号:沪ICP备09017185号   Email:7979sh@163.com
联系电话:021-62157656-808 021-62583256
技术支持:上海筑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